你得过得多苦,才去做心计的信徒

公司兄弟刊的女主编与我交情很好,前段时间,她在QQ上敲我,大倒苦水:川,我遇到极品了!那极品是个来我们公司应聘的女人,反应快,聪明又机灵。组长和主编跟她聊了一通,觉得她这样的挺适合做编辑,便有意要留下她,结果在走程序的时候不经意发现,她的学历造假了,并不是重点大学毕业的。没有重点大学文凭过不了老大那一关是一回事,不诚实、连文凭都敢造假,这才是大事。

可公司里的大家伙涵养又太好,即便如此也不愿撕破脸皮,反正还没有正式入职,就找借口说不合适,给那女人一个台阶下,让她识趣走人就好了。没想到她万般不乐意,以为她伪造学历的事儿没被揭穿,还挺占理似的直接推开副总编大门讨说法。

副总编也不清楚底下人的这点事儿,又事务繁忙,只见她口齿伶俐是块做编辑的料子,便口头答应她可以留下。这下可好,那女人得意了。女主编跟我说:“她竟然跑来问我的工资是多少!”我说:“卧槽,这是要逼宫吗?你们是领导,就不能硬气一点让她滚蛋吗?还没进来就搞得乌烟瘴气,进来以后我们还要不要愉快玩耍了。”

他们开撕的时候我正在工位上癫狂地赶稿,未能亲眼观战。只听说,她是个24K金心机婊,跟每个人说的话都是不同的版本。我司民风淳朴,大概几百年没见过这阵仗,组长主编被气得直抽烟,实在拿她没辙。

往后几日,那女人天天来报道,等着有人来通知她办入职,还揣着明白装糊涂,完全一副什么不快都没有发生的样子。领导商量过后,心想撵是撵不走了,就冷处理吧。又过了几天,听说那个女人终于撤了,我跑去安慰女主编。女主编说,那个女人也蛮可怜的,走的时候私下里跟他们说,这样做也是万不得已。

听女主编一说才知道,敢情那女人这么紧迫地要拿下这份工作,是因为已经怀孕了,打算入职就请产假,而且她老公把她抛弃了,对她不闻不问,她必须要尽快找到一份好点儿的工作,保证收入来源,不然孩子生下来没爹不说,更可怕的是还没钱!

我不知道是该继续吐槽她,还是该可怜她。大概真如那句老话所说: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。

先前追《甄嬛》,如今追《芈月》。好像所有宫斗剧里,都说过类似这样的一句台词——在这宫里,你不跟人斗,不玩心计,就会死翘翘。

于是,无论是后宫里的皇后、皇贵妃、贵妃、妃、嫔、贵人、常在、答应,还是王后、美人、良人、八子、七子、长使、少使,全都是一副若有所思阴谋阳谋的焦虑神色。他们忙于为自己寻找假想敌,忙于算计与谋害,忙于争斗,因为不斗,你就可能会被neng死。

芈姝在楚国时有威太后的庇佑,没有人会去算计她,一个好的家世背景,让她的青春期免于尔虞我诈,可人是环境动物,到了秦国,身为秦王之妻,面对底下嫔妃们的算计,她又渐渐变成一个极为没有安全感的女人,人在极度没有安全感的时候,才会靠心计与争斗来挣得一点点安心,可她又不是什么顶厉害的狠角色,也不是次次争斗都能占了上风,于是,伤心的时候还是远远多于得意的时候。

芈月呢,她自小放浪形骸,不受约束,鬼马精灵的性子深受秦王喜爱。我其实一直在想,那些久居深宫的嫔妃们,一个个尽是疲态老态狡诈之态,秦王也是个男人,怎么可能对这些人感兴趣呢?男人还是喜欢单纯的女人的,所以芈月受到宠爱,再合情合理不过。

她比起芈姝来,童年、青春期,都遭遇了种种不幸,所以她虽然看上去鬼马精灵,却并不简单纯粹,分明是不幸得多,可以看得出,她比芈姝更深思熟虑,很懂人心人性,善于周旋,生活在幸福无忧的环境里,是不会有这样的能力的。

后来,可想而知,她面临了更加残酷的人生冷暖,变得更有心计,人家那心计可比甄嬛大了去了,甄嬛只是窝里斗,人家可是在国家战争里叱咤风云喂!有人问孙俪“甄嬛和芈月相斗谁会赢”的时候,孙俪都说“我想,芈月应该不屑于跟甄嬛斗吧。”Level完全不一样。

看上去芈月做的事实在牛逼极了,可在我的眼里,她作为一个人,一个女人,真的是太不幸了,她在战场上的成就越多,正说明她的生活越是命途多舛,而幸福,总是藏在平淡的小日子里的。

秦王的姐姐赢夫人就曾对芈月说:“非经磨难不能彻悟,我倒愿你们这些孩子,一生一世都不要有这种彻悟。”

最近我在给电视台的一档亲子类栏目做图书,看了许多父母带着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参与到社会竞争的故事,我觉得特难受,我更希望我的孩子,一世天真。对于我而言,最最感人的告白,套用《盗墓笔记》里的话便是:用我一生护你一世天真无邪。

于是乎,在我心里,秦王虽然战功赫赫,却不是真正的牛逼。他弱极了,竟然无法给他最心爱的女人芈月安稳,才让她一点点失去自己的天真,用整个生命去斗争。

临近大学毕业那会儿,同学喜欢看《杜拉拉升职记》,靠这些职场争斗片建立起自己对职场最初的印象。然后没过几日,我见他在电脑上如饥似渴地看着有关“职场政治”、“职场心计”、“办公室哲学”之类的文章,他很兴奋地说,现在就要做好准备,学会怎么与人作斗争,往后工作了才不吃亏。

你得过得多苦,才去做心计的信徒

我呵呵哒,不知道该说什么,毕竟那时我也没有踏入职场。后来进入了职场,遇见一个起初跟我不太对脾气的前辈,后来,我却是越来越喜欢她。

那时我毫无顾忌,会在公司里不避讳地讲我在外面写的书、接的工作,某天那位前辈私Q对我说:在公司里不要太坦诚,你不必伤害别人,但你也要知道,公司里满脑子小九九的人多的是,你在外面的任何成就,都可能成为他们在背地里诋毁你的谈资。

我很感谢她,提醒我这么重要的事,在我还非常单纯的年纪。后来我为什么从感激她,变成了喜欢她呢?

她每天除了工作,就关注吃喝玩乐,我知她深谙人事,她却从来没有把这点挂在嘴边,更不见她对别人有过什么算计,每天都过得开心得要死,可如果有人威胁到她,要做出伤害她的事,她也会有自己的手段掐灭对方的念头。

我记得她还跟我说了两句很重要的话:

①深谙人事?这是不幸。生活无忧简单快乐的人,不需要去了解那么无聊的东西。

②一个人过得特别特别苦,经历了太多磨难,才会成为心计的信徒。

我喜欢她明明什么都懂,却又什么都不说,安安心心过自己的日子。

她让我明白,我们这些凡人,没有威太后的庇佑,必然要经历磨难,懂得人事,这是迟早的事,根本不需要预习。但即便经历了人事,那也只是屁大点的事,不必放在心上。懂得人事,不过是跟掌握写作手法一样,是一门生活的技能。如果真要把懂得人事称为“心计”,那么心计也只是方法论,并不是世界观,如果你让心计成为你世界观里的一部分,那你就真的活得很凄凉了。

年岁渐长,越发明白,我永远都无法成为一个“单纯”的人了。生活造就了我的多面性,我不再简单,时间给了我挫折和伤疤,我不再那么纯粹。

可是啊,我却可以保持天真。天真是世界观,也是感受幸福的能力。

作者/夏川山